1. 首页 >  婴儿护理

揪心!郴州3岁男童走失第四天在山上被找到,他经历了什么?

12月19日凌晨四五点,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两天没休息的何雅雪却怎么也睡不着。“喜宝现在在哪里,儿子被雨淋了怎么办?”郴州永兴县牌楼村的何雅雪心一直悬着。

此时还是3岁儿子喜宝走丢的第三天。

12月17日12时36分,在菜地里正和长辈寒暄的何雅雪一转身发现喜宝不见了。何雅雪赶紧沿着马路寻找,“喜宝、喜宝……”一路呼喊可是喜宝都没有回应。“平时我喊他,他就会朝我这边走来的。”

17日翻遍山坡,18日打捞鱼塘水井,19日贴寻人启事,20日山洞寻找……村委会组织村民一起找人,派出所民警持续调查,警犬也出动了。

20日中午12时04分,“姐,孩子找到了,找到了……”正在离家1公里外山上寻找的弟弟打来电话,何雅雪的心终于落了地。

只不过,很难知道走失的这几天里,喜宝独自经历了什么。

走失:孩子在菜地走失,找到凌晨没音讯

12月17日,午饭后何雅雪如往常一样带着3岁的儿子喜宝去离家不远的地里做事,跟着娘俩的还有大伯家的小花狗。来到菜地后,何雅雪在坡上开始施肥,喜宝在坡下和小花狗玩着。

何雅雪要将肥料送回家一趟,但喜宝坚持不肯跟妈妈回家,要留在菜地玩儿。“你别玩水哈。”嘱咐后喜宝何雅雪送肥料回家。何雅雪急忙赶回来,看喜宝还在和小花狗玩,遂去了坡上继续劳作,时不时看眼喜宝。

恰巧堂伯母路过,何雅雪和伯母寒暄了起来,再转身一看,发现坡下只剩小花狗,环顾四周却没见喜宝的踪影。“喜宝要是往其他3个方向走,都在我视线内,只有通往另一村的马路我看不到,我赶紧往那边找。”

“喜宝、喜宝……”一路找一路呼喊,可是喜宝都没有回应。“平时我喊他,他就会循着我的声音朝我走来的”17日12时36分,发现喜宝不见后,何雅雪和家里人沿着喜宝可能走的方向四处寻找。

“有看到我们家孩子吗?我们家孩子来过这里吗?”找遍喜宝平时玩的地方都没有踪迹。17时07分,何雅雪向永兴县公安局湘阴渡中心派出所报警。“我们接到报警后就到村里进行了调查走访,知道当天有陌生人出入,也调了监控,但没有看到孩子。”湘阴渡中心派出所教导员罗勇介绍。

凌晨1时,亲朋好友和村委组织的乡亲们在附近2公里内山上寻找。温度越来越低,晚上只有几度,但还是没有喜宝的消息。

寻找:打捞村里鱼塘,抽干水井,张贴寻人启事

喜宝走失已经十多个小时。18日,天一亮,一夜没睡的何雅雪在大伯的陪同下到山上、河边寻找,“清晨很冷,地上都打霜了,也很滑。”清晨去鱼塘的路上,何雅雪不慎摔下鱼塘。

山上一直没有喜宝的踪迹,是不是找错了方向?大家又把目光转向了村里的鱼塘和水井。“那天村里在家的都来了,男的负责下水打捞鱼塘,女的继续去周围的山上寻找。”牌楼村村主任何火健组织了几十人下水打捞。

村里的鱼塘水深大约到成年人的胸口,对于3岁的喜宝来说非常危险。“村里还有两口十几米深的水井,我们也把水抽干了。”何火健带着村民在几个鱼塘和水井搜寻无果。

民警带着警犬上山搜寻,却始终没有喜宝的消息。

“孩子舅舅也下水去捞了都没找到,没有消息也是好消息吧。”何雅雪也尝试通过社交平台发布喜宝走失的消息,并在各个亲友群和同学群转发。她始终相信喜宝在等着妈妈带他回家。

19日,喜宝已经走失2天。上午,何雅雪和前夫来到湘阴渡中心派出所录笔录,并进行抽血。

村里找了这么久没找到,孩子会不会不在村里?何雅雪和前夫打印了200张寻人启事,在镇上到处张贴,希望好心人看到孩子后能联系自己或者将孩子送到附近的派出所。并留着40张到县城里张贴。

喜宝走失,何雅雪心里压了块大石头,在家人的劝说下,她勉强吃了几口饭。19日凌晨四五点,看着窗外下着雨,两天没休息的何雪雅却怎么也睡不着,“喜宝现在在哪里,儿子被雨淋了怎么办?”

找回:1公里外自家柑橘地附近找到,孩子变安静了许多

天飘着雨,路面也是湿漉漉的,上山的路也变得愈发难走。

看到网友留言“孩子会不会找山洞躲雨了”,何雅雪又和家人及民警急急忙忙的上山,喜宝是不是在哪个山洞里等她。

没拿到批假的喜宝舅舅,20日上午又一次从郴州市里赶来找喜宝,没来得及进村,就直接沿着路上山寻找。直到中午12时左右,有些沮丧的舅舅抄小路回村,经过自家柑橘地附近时,忽然听到丛林里传来“妈妈、妈妈……”弱弱的声音,舅舅沿着声音看到跪坐在草丛中的喜宝。

“姐,找到了,找到了,人还好……”20日12时04分,何雅雪接到了弟弟的电话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她转身就往山上跑,中途接到弟弟说送一些衣服和食物的电话,又折回家中拿上保暖的衣物和一些牛奶、面包。

“看到他的时候,人就跪在地上,外衣湿了,裤子都湿完了,右脚也没有穿鞋,脚已经冻肿了,有点发青发白。”看着手、腿、脸上多处被划伤的喜宝,何雅雪既心疼又庆幸。

“之前也在这附近找过,但是没找到,孩子受惊了抵触心理比较强,医生也不建议问那几天的事。我上午去看的时候,孩子状态不错。”湘阴渡中心派出所教导员罗勇介绍。

目前喜宝还在医院接受治疗,预计一周后能出院。“现在就是家人轮流在医院照顾他,我当天晚上回家给他拿了他比较熟悉玩具,开始很抵触,我碰他,他都哭,现在也变得安静了许多。”

何雅雪给正在打点滴的喜宝换着尿布,孩子被惊醒,哭了起来,何雅雪哄了好一会儿,喜宝才睡下。

潇湘晨报记者王开慧

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晨视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爆料微信关注:xxcbwx,24小时报料热线0731-85571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