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婴儿护理

宝宝半夜发烧一晚没睡好,老公上班迟到埋怨老婆,不该重返职场

龚睿见两个宝宝都退烧了,他才安心坐下,看着宝宝打完针,已经到了晚上四点,几个人才回到家。

小欣担心宝宝,想带着宝宝睡觉,龚睿在旁边守着宝宝,不肯睡觉,小欣劝老公:“已经退烧了,他们也睡着了,你别看着了,快睡觉吧,马上天就要亮了。”

龚睿头也没回地说:“你睡吧,我在这看着。”

小欣疲惫地说:“你不用看着了,他们睡得很香,你快睡吧。”龚睿哪里会听进去老婆的话,他执意要看着宝宝,但是抵不过瞌睡,最后也睡着了。

一大早,闹铃响起,小欣一个骨碌起床,看到老公和宝宝,她才清醒,昨天晚上宝宝和自己睡的。她伸了一个懒腰,小声叫老公:“阿睿,到点了,起床了。”

龚睿迷迷糊糊地左右看了看,支吾着问:“几点了?”

小欣边梳头边回答:“七点半,起来吧。”她扭头看了老公一眼,急忙开始化妆。

龚睿翻了一个身,懒散地说:“真困啊!”说着又准备睡去。

小欣过来喊着:“我叫你了,你快点,我走了哦。”

龚睿迷糊地答应着,实际他压根就没听见老婆后面说的话,就又瞌睡了。一晚上神经蹦得太紧,放松了,瞌睡撵也撵不走。

小欣把宝宝轻手轻脚地抱到吴阿姨房间交代了吴阿姨,自己匆匆抓起包包上班去了。

龚睿睡到九点,突然一个机灵醒了,一看房间没有一个人,他急忙起床洗漱,开着车就上去班。今天可要开早会,决定一个大项目,他怎么就睡过头了,欣欣也不叫自己起床。

龚睿眼看着开会时间到了,又遇到了堵车,他心急地打电话叫办公室推迟开会时间,他手握方向盘,不停地敲打着,恨不得飞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马路堵得水泄不通,龚睿急得想弃车而去,想着大热天,走到公司辛苦可想而知,他焦急地等待着。

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一条长龙才慢慢挪动,他也跟着车队慢慢前行,会议一再向后退,这在以前是很少发生的事。龚睿不禁埋怨起老婆来。

龚睿想着假如老婆在家带孩子,精心仔细,可能宝宝不会半夜发烧,自己也不用整夜不睡地陪着宝宝,自己睡眠好,肯定不会迟到,会议不会退后……

龚睿看着车流 ,脑子里全是一些杂七杂八的烦心事,他想着还是要老婆在家,哪怕请两个保姆,但是老婆必须在家亲自照顾两个宝宝。

小欣趁着喝水的间隙打电话给吴阿姨:“阿姨,宝宝怎么样?”

吴阿姨小声说:“醒了喝了一点奶,喂了药,这会儿睡着了。”

小欣焦急地问:“不烧了吧?”

吴阿姨说:“不烧了,就是喝奶少,好像比平时精神差点。”

小欣交代道:“你按照医生说的给他们喂药,怎么吃药你记得吧,精神不好,那是发烧,喝奶少引起的,大人发烧也会没精神的,你好好看着他们,有啥事随时联系我。”

小欣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每次宝宝感冒发烧她也是担心得不得了,后来经常学习这方面的知识,懂得多了,就镇定很多。

吴阿姨用心听着小欣说话,并默默记在心里:“嗯,小欣,我知道的,医生说得我都记下了,我会看着宝宝的,有事我给你打电话,你也别太担心,感冒发烧在小朋友比较常见。”

小欣小声说:“那不说了,有事电话联系。”挂了电话,小欣心里轻松了一点,只要宝宝不再发烧,吃上药,宝宝很快就好了。

龚睿急急忙忙赶到公司,很多人都在等着,他黑着脸说了一声:“叫大家到会议室开会!”人们急忙到了会议室坐下开会。

龚睿坐在那里,脑子里晕乎乎的,听着下面的报告,感觉自己脑子好像不转了,反应比较慢。

汇报完工作的经理,眼巴巴地看着龚总,等待他的决定,龚睿清了清嗓子开口了:“你这个方案呢,听着还不错,大家先讨论一下,等一会再定。”

他疲惫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喝了几口咖啡,这脑子乱得没法集中注意力啊!看来真不能熬夜了,年龄不饶人啊!要搁在以前,几晚不睡觉都没事,第二天照样生龙活虎的,现在不行了,睡不好,脑子都不好使了。

龚睿打电话给吴阿姨问了宝宝没有再发烧了,他才稍微安心一点,于是把剩下的咖啡喝完,到了会议室,声音亮了几度:“大家讨论的怎么样?”

刚才还在窃窃私语的众人立马安静下来,给出方案的那个人总结了一下:“大家讨论后觉得该方案可行,请龚总定夺。”

龚睿看了一圈会议室的人,笑着说:“好,你们讲一讲理由 ,要简单明了,给出关键性的点就行。”

于是有才高八斗的,大胆表述了自己的看法,龚睿慢慢听着,看着人们脸上的表情,几乎问了每一个人,最后发话了:“好了,就按照这个方案去执行,你们几个部门沟通协调好,别出岔子。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龚睿环顾四周没有人应声,他潇洒地说了一句:“今天的会就到这,你们分头行动。”

开完会,龚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来想静一静,哎!一个晚上搞得自己疲惫不堪,真累人!

龚睿刚才决定了方案,这会儿有时间考虑老婆上班的事了。她觉得老婆还是在家比较好,可以贴身全天候照顾宝宝,自己就省心点,但是老婆对工作那么高热情,怎么才能说服她呢?龚睿不知道。

小欣上了一天班,很是疲倦。喝了三杯咖啡撑到下班,到点了急忙往家赶,她不知道宝宝今天在家怎么样?有没有再喝奶?精神怎么样了?

吴阿姨和龚妈今天全天陪着两个宝宝,不住地观察他们的吃喝拉撒,不敢马虎,毕竟昨晚他们发烧留医了,刚退了烧,怕会有其他症状出现,好在一天平稳度过,没有大的闪失。

小欣一回到家就抱起两个宝宝,一人坐一边,她坐在中间,揽着两个小宝宝,瞅瞅这个看看那个,感觉一个晚上,宝宝就瘦了,她很心疼。

吴阿姨拿来奶瓶,交给小欣,小欣给二宝喂奶,吴阿姨给大宝喂奶,他们比平时喝得少了二分之一,小欣担心地问吴阿姨:“这都不烧了,怎么他们喝奶还是这么一点,比平时少很多,也不太玩。”

吴阿姨安慰小欣:“晚上比早上喝得多了一点,慢慢来,可能感冒影响到了他们的胃口,烧退了很快就好了,你别担心,感冒在小孩比较常见。”

小欣看着二宝,慢慢地喝奶,不太动,没精打采的,她逗二宝:“二宝乖,多喝点奶奶,长高高哦。”

吴阿姨对着大宝说:“大宝乖,来把这些奶喝完,和二宝比赛。”

两人边喂奶边和宝宝说着话,宝宝偶尔会抬起头看着两人,但没有平时爱笑。

两个宝宝喝完奶,龚睿回到了家,一见宝宝就问:“怎么样?不烧了吧?喝奶了没?”

小欣看老公着急的样子,慢悠悠地说:“不烧了,一大早就不烧了,喝奶比平时少一点,精神差了一点,昨天发烧了,可能有点影响。”

龚睿焦急地说:“要不要去看医生?”他紧张地看着老婆。

小欣镇定地说:“已经不烧了,喝了奶这会儿精神了一点,吃的药还有,不用去医院了。”

龚睿担心地说:“我怕到晚上,要是再发烧就麻烦了。”他眼睛紧盯着宝宝,满脸担心,心疼。

小欣安慰老公:“这才一天嘛,感冒医生已经诊断清楚了,也不发烧了,再观察观察,吃点药,肯定没事,你别瞎说什么晚上发烧。”说完话,拿眼睛瞪着老公。

龚睿说:“我是担心嘛,再说我一说,宝宝就发烧了?”他也用眼睛瞪着老婆。

小欣说:“哪有你这样做爸爸的,还没见什么,就说晚上烧啊烧的,你想点好行不?”她白了一眼老公。

龚睿被老婆一说,立马蔫了,好像自己说的是有点不太合情理,担心发烧但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就成乌鸦嘴了,他有点后悔自己刚才口无遮拦。

龚睿抱起大宝,轻轻拍打着他,嘴里还哄着:“大宝乖,是不是不舒服哦,那我们就睡觉觉 ,哦,哦……”

大宝在龚睿的轻轻拍打中眼睛慢慢闭上了,瞌睡了。二宝也慢慢地睡着了,小欣轻轻地把二宝抱到自己房间 ,还用下巴向老公示意,叫老公把大宝也抱到自己房间。

龚睿慢慢起身,抱着大宝放到他们房间里的小床上,又拍了拍大宝,看着他睡安稳了,才走出了房间。

小欣也把二宝放到床上,观察了一会儿,见两个宝宝睡踏实了,也出了房间。

吴阿姨关心地问:“大宝二宝睡着了?”

小欣小声说:“瞌睡了,睡得挺踏实的。”

吴阿姨说:“那就好,感冒药里有瞌睡的成分,加上他们精神差了一点,可能和大人一样吃了犯困,就叫他们好好睡,睡好了,感冒好的快。”

王阿姨把饭菜摆上桌,大家坐下吃饭,几个人都没说太多的话,吃完饭小欣就回到房间陪着宝宝,龚睿也回到房间看着宝宝,看到他们呼吸均匀,小脸红扑扑的,心里安稳了些。

小欣陪着宝宝,一会儿自己也睡着了,龚睿坐在床边的贵妃椅上,慢慢地也溜下去瞌睡了,昨晚两公婆都没睡好。

龚睿见儿子儿媳回到自己房间,她在家闷了一天,想出去转转。吴阿姨看到大家都离开了,她不敢出去,怕宝宝醒了找她,她也回自己房间躺在床上玩手机,难得的清闲时光。

八点多,两个宝宝醒了在旁边哼唧,小欣被他们的动静吵醒了,急忙起身,摸摸宝宝的头没有发烧,她心里安心了,抱起二宝,到了客厅,她喊吴阿姨:“阿姨,宝宝要喝奶了,你给他们多烫点。”

吴阿姨走了出来,小欣又反身回房间抱起大宝,老公还在睡,看着老公睡得那么香,小欣心里有点生气:这还美其名曰照顾宝宝呢,宝宝都饿的醒了,他还在睡呢。

吴阿姨烫好了奶,小欣和她分别喂宝宝,两个宝宝睡了一觉,这会看见小欣和吴阿姨终于露出了笑脸,喝起奶很有劲,吴阿姨高兴地说:“小孩不装病,这一好立马就高兴了,你看。”吴阿姨给小欣看大宝喝奶。

小欣看到大宝笑了,她对二宝说:“二宝,看看哥哥,他笑了,二宝也笑一个。”二宝双手抱着奶瓶,咣唧咣唧喝了几大口,才莞尔一笑。

小欣开心地说:“哦,我们二宝喝饱了是吧,看把二宝高兴的。”二宝咯咯笑了起来,小欣悬着的心放下了。

吴阿姨和小欣喂好了宝宝,等了半个小时,没有敢给他们洗澡,用温水毛巾擦了擦,哄他们睡觉。

龚妈从外面散步回来,儿媳和吴阿姨一人搂着一个宝宝在客厅,她小声问:“瞌睡了?”

小欣轻轻点点头,龚妈蹑手蹑脚回到自己房间,收拾衣服,到卫生间冲凉,她觉得宝宝好了,自己洗个澡睡觉,明天还得继续看孩子呢。

吴阿姨和小欣商量:“阿姨,晚上宝宝和我睡还是?”

吴阿姨看了两个宝宝:“他们不烧了,晚上喝了不少奶,还笑了呢,这感冒很快好了,和我睡吧,你早上起得早怕宝宝也跟着醒,再说晚上我照顾起来也方便。”

小欣觉得吴阿姨说得有道理,就叮嘱她:“那阿姨你晚上睡觉操心着,勤看看他们,有事叫我。”小欣把二宝轻轻放到阿姨房间,又在房间陪了宝宝十几分钟,看着两个小家伙睡得好好的,才回到自己房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