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婴儿护理

女子当发模被骗剃光后脑勺,维权牵出一条迎合怪癖的产业链

来源:澎湃新闻

打着“前沿美发”“制作专业美发视频”的幌子,实则在被剪发者未知情同意的情况下,拍摄、销售迎合小众癖好的“剃头”视频,甚至售卖剪下的头发。这条产业链可能已存在十余年。

武汉女孩小溪说,她便是受害者之一。

近日,她去武汉武昌区积玉桥某广场当短发发型模特,后脑勺却被剃光,并被拍摄了视频。“当时我以为对方仅仅是想售卖我的头发,想要维权,但我在社交软件发布相关帖子后,发现我并不是个例,其背后有产业链。”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有名为“芳飞剪发网”的网站以VIP会员制的模式售卖女性的“剃头视频”,分类为“剃光头”“短BOB”“光BOB”等,新会员一次性购买1000元视频或者照片可送一年VIP会员。

此外,网站标注了不同长度发型的价格,最高可达20000元。“朋友圈随时有极品美女剃发视频;仙女原香彩色顺滑完整长发,重量130g,长度60cm,价格1800元。”

相关视频中,大部分女子都被剃光后脑勺甚至剃光头,还有部分视频,“理发师”将生殖器放在被理发者的头顶,疑似有猥亵动作。

小溪指出,“芳飞剪发网”视频中出现的“理发师”,和给她剪发的男子是同一人,名为潘某。

11月16日,澎湃新闻从相关渠道获悉,小溪已向辖区派出所报案,警方已介入调查。

此外,名为张林(化名)的男子告诉澎湃新闻,他的家属也曾被以当发模的名义骗去剪发,后脑勺被潘某剃光。“那个人专门剃女生后脑,或者直接剃光头,然后卖视频。”

另有成都女孩向澎湃新闻表示,她也遭遇了几乎同样流程的骗局,留下心理阴影。

张林说,除了视频网站,有相同癖好的群体还组建了贴吧、QQ等群组,名为“发友圈”。相关群聊中,有不少人都在找可以剃头的“女发友”,买卖视频,或是写相关小说。

“个人或许有自己的隐私和癖好,但(前提)是不能侵犯他人利益。”有律师表示,前述产业链涉嫌侵犯当事人的身体权、肖像权。

被“剃头”的女性们

11月12日,武汉女孩小溪在群聊中看到了“新发型设计工作室”剪发模特的招聘消息,有500元报酬。“我以前做过发模,当时正好想剪短发,看到这则通告,感觉价格还合适,就报名了。”她说,当时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剪发经历。

13日,她按照招聘方的微信指引,来到了武汉积玉桥万达广场13号楼22层的一个小公寓里,没想到这里并不是理发店,只是一个小房间。“当时房间里有一男一女,男的说,他们是要拍摄剪短发培训视频,所以只需要一个小房间,拍拍视频就行了。”

小溪回忆,主剪是一个略胖中年男子,在她坐下后,男子说最少要将头发剪到下巴位置,并多次怂恿她剪更短的中性发型。小溪并未同意,只决定剪到下巴位置,也就是报酬最低的档位,确认好后,双方签订了一个剪发协议。

剪发之前,女子打开了摄像机开始拍摄。

小溪注意到,剪掉的头发被他们收集到了一个盘子里,其间她有非常多疑虑,曾想过报警,但怕一人身处公寓密闭的小房间里会有危险,剪完头发后便结了报酬离开。

回家后,小溪让朋友给她拍背后照片,发现半个脑袋全部剃空。“如果一开始知道要剪成这样的话,我绝对不会同意,但当时就是在一种当局者迷的完全被动的情况下,被他们骗了,一步一步把我的头发搞成这个样子。”

“我几乎一夜没睡着,辗转反侧,回忆每一个疑点,每一个细节。”小溪说,最初,她判断对方是收购头后发高价转卖,第二天便在微信上质问对方,并要求按照网上真发一般情况下能卖出的价格,补偿1000块,双方未达成一致,小溪说要拿回头发,对方称需要退还原本作为报酬的500元。

11月15日晚,有疑似理发师的用户在社交平台发布了小溪剪头前后的照片,并称其在剪发之前和模特沟通过,已交代清楚,剪头发后没有看出来模特哪里不满意。

该账号文章称,“1000元”是模特第二天早上威胁(他)再付的补偿金,不付钱就得把头发还给她,不然就报警等等。该用户还称,剪完以后的照片没有想像的那么吓人。“现在很多女生夏天去理发店把后面的头发推掉,这个只一个打薄的方法而已,有人可以接受,有人不能接受而已。”

其间,小溪将此次经历发布在社交平台,收到不少网友私信称,其被拍摄视频可能会被售卖给特殊癖好的群体,该群体还有专门的网站、群聊。

小溪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已经不仅仅是收头发赚差价的事情了,已经是一个产业链的问题,我认为特别恶劣。”她说。

此后,小溪报警。11月16日,澎湃新闻从相关渠道获悉,小溪已向辖区派出所报案,警方已介入调查。

木木(化名)是成都某高校的学生,她今年上半年也遭遇了和小溪同样的境况,当时她在兼职群看到有人发布发模通告,报酬有三百多元,遂报名。她按照理发师发来的地址前去剪发,此后后脑勺被剃光并录像。

她提供的微信聊天显示,她和理发师沟通,试图拿回头发,但对方并未同意。

木木说,事发后,她一连着几天晚因为这件事偷偷哭,但身边的人也在安慰她,慢慢地就心态放平了,到现在头发也已长出来一些。“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我知道我的视频可能被售卖给那些有特殊癖好的人,我真的喘不过气来地恶心。”她说。

木木发来的截图显示,她曾让其他人帮忙套话。该理发师在对话中承认,他们剪的波波头不是整个头发打薄,是后脑勺那里的头发掏空。

在提出要带走剪下的头发后,该理发师表示,自己是帮别人拍剪发视频。“别人付了钱,肯定就是别人的呀,我又没权利处理剪下来的头发。”理发师说。

隐秘的套路

木木和小溪告诉澎湃新闻,这些“理发师”招揽剪发者有一套固定流程:先是以需要发模为理由,让她们上门剪发,并以拍摄培训视频为由录像、签订一份协议。之后不断洗脑、诱导当事人剃短,或是在当事人不知情、不同意的情况下剃光后脑勺,最后给当事人一顶假发和帽子。

在剪发过程中,“理发师”们的说辞也类似,多以“剪波波头”诱导对方。

例如,“理发师”曾在剪发期间对小溪说,他创新了一种剪法,叫空调短发,需要在头发内部剪短。“我看了他手机里拍的几个发模,最终呈现的效果就是普通的波波头,就没多想,以为就是剪法略微不同而已。”

此后,该男子声称小溪身高太高,够不着,让小溪坐在地上、背对镜子开始剪发,并用剃刀剃头。

小溪说,当时她心里一惊,但没办法看到头发状况,她几次提出质疑,都被这一对男女“你一嘴我一嘴”地圆回去。“我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直到最后剪完站起来看镜子,才发现何止是剪短发,简直就是把我整个后脑勺(头发)全部挖空了。”她说,剪发期间,她还感觉男子有猥亵动作。

木木也表示,微信咨询的时候,她曾询问剪的发型会不会不能接受,理发师在微信里说,只是普通波波头。“但当面交流时,对方一点一点地洗脑,不断试探我的底线,先说可以留一些头发不全剃光,后面又说全剃光但夏天凉快,上面有头发留长些盖着看不出来,但是实际剪出来,头发根本盖不住(后脑)。”

小溪和木木回忆,剪发之前她们都签订了协议书。“写的是买的我的肖像权。”她们说,原本以为肖像是作为教学视频使用的,如果知道是卖给特殊癖好的人,她们肯定不会签协议。

张林(化名)告诉澎湃新闻,他的家属也曾被骗去剪头发,后脑勺被剃光。当时,对方也是以找发模剪波波头为理由,后来又说后脑要剃,才有弧度,看起来更好看。“当时我家属就迷迷糊糊剃了,和网上流出的视频里剃的程度差不多。”

张林说,给小溪剪发的男子,和给他家属剪发的人是同一个,名为潘某。“那个人专门剃女生后脑,或者直接剃光头,然后卖视频。”

张林和小溪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发现,潘某疑似运营着一家售卖剃发视频的网站,名为“芳飞剪发网”。目前,该网站页面已无法显示。

该网站录屏显示,其中有大量女子剪发、剃秃的视频,视频编号已达一千多号。网站分为视频与照片、头发等版块,类型有剃光头、短BOB、光BOB等,购买方式为加入VIP和私人定制。

点开其中一个视频,显示价格为500元(VIP300元)。网站还标注了VIP会员的加入方法:新加入的VIP会员价格为一年1000元,过期续费VIP是500元。网站标注,图片上有4K标志的编号的视频或照片,光头和锅盖头视频300元一个,其他发型200元一个等等。

此外,网站标注了不同长度发型的价格,最高可达20000元。“朋友圈随时有极品美女剃发视频;仙女原香彩色顺滑完整长发,重量130g,长度60cm,价格1800元。”

澎湃新闻记者添加网站下方的微信号,对方未通过。小溪表示,这个微信号就是理发师潘某的。

灰色地带的“发友圈”

在受访者提供的部分“芳飞剪发网”的视频中,不少剪发的女生表示了疑虑或者抗拒,但大部分都被“理发师”说服,有些甚至被剃了光头。还有部分视频中,潘某将生殖器放在被理发者的头顶,疑似有猥亵动作。

澎湃新闻发现,“芳飞剪发网”至少存在了十余年,并疑似有不少理发师为网站提供视频。

早在2010年,便有贴吧用户发帖介绍该网站,称它是“国内专业给女生刮光头的网站”,该用户还列举了剃光头的好处,并称,“给你刮光头,我还要付你钱,同时还会赠送一个假发”;还有自称是理发师的网友在贴吧招聘模特。其中种种说辞、套路,和小溪等人遭遇的如出一辙。

张林说,除了“芳飞剪发网”这样的网站,不少有相关癖好的人会在贴吧、QQ组建群聊,形成“发友圈”,比如贴吧上的“剪发吧”和“中国发友吧”,以及QQ上的剃发群。

在前述两个贴吧,记者看到,不少用户发布招聘剃发模特的帖子,或是转卖相关视频,还有网友写相关小说。一位用户发布的网盘截图显示,其资源包括“芳飞剪发”“小树视频”“发交视频”等。

为何产生剃发的癖好?一名群组成员回复称:“这个(癖好)很难解释清楚的,与生俱来的爱好,有的是后天发现的。”一名发友吧的成员告诉记者,其个人认为,这种癖好很少一部分是与生俱来的,大部分是后天受到某些环境或者人的影响而逐渐形成的,是一种感官享受那样的感觉,很难解释。“不能说是病态,但是绝对是一种癖好,过了那就是一种病。”

在名为“剃发学院”的QQ群中,记者发现,有群成员发布模特照片,求芳飞的对应视频,还有群成员说,现在“发友联谊”贴吧被扒出来了。“全玩完了。”

澎湃新闻以买家身份添加了相关视频卖家小莫。小莫介绍,他这边有小树,51,怒剃,芳飞,裸剃,外国,日本,断发物语,小说,2U,HB,发交,AC等一大堆视频。“一个视频8元,十个以上一个5元,一百个100元,整个盘几千个视频300块钱。”

小莫称,这些视频都是他从网站和各种地方收集的,应该是最便宜的。“一些货也来自百度云,因为网站太贵了,要很久才回本。”

他介绍,比较受欢迎的是芳飞、小树的剪发视频,其他的比如围布视频,很冷门,只有一人购买。围布视频就是长发女生(剪发时)一层层围布的视频。

对于这种癖好,小莫认为,这是正常爱好,也没有很过分,太刺激的(淫秽色情)就不看。“而且那些不是很健康的也被端得差不多了。”他说,看这些(剪发剃发)没什么负罪心理,和修剪东西差不多,享受那个过程。

针对前述情况,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认为,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一十九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丑化、污损,或者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伪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肖像权。未经肖像权人同意,不得制作、使用、公开肖像权人的肖像,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如果未经发模的同意,理发师将发模的理发视频出售给他人,则侵犯了发模的肖像权,除非已经发模的同意。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邢鑫也认为,前述群体的行为首先侵犯了当事人的民事权利,在未授权的情况下不合理地剃掉头发,有侵犯当事人身体权的嫌疑。

肖像权方面,民法典明确规定未经许可不得以营利方式使用他人的肖像,虽然双方签订协议授权使用肖像权,但应当对授权的范围和使用期限等内容严格限定,如约定不明应当作出有利于权利人的解释。

他提到,民法典进一步规定,任何组织个人不得丑化、污损或利用其他技术手段伪造等方式侵害他人肖像权,上传顾客剃发视频本身超出授权范围,侵害顾客的肖像权;如有擦边动作进一步损害了顾客的名誉权,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财产和精神损失等侵权责任。

前述“理发师”或视频传播者是否需要承担刑责?

赵良善表示,在理发中,如果理发师存在不轨动作,涉嫌猥亵,可对其进行行政处罚,如果情节严重,可以追究理发师的刑事责任,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邢鑫称,刑事责任方面,头发的财产性利益很难得到刑法的保护,而将视频和头发打包售卖,是否触犯传播淫秽物品犯罪,则需要结合司法实践中对淫秽物品的认定综合考量。“个人可能有隐私和癖好,但(前提)是不能侵犯他人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