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婴儿护理

《后座上的杀手》:两个不同成长环境下的人的命运碰撞

我们总是以为大家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上,我们的生活和认知也会是一样,其实不然,世界上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快乐或是悲伤,别人感受不到,他们也不愿意分享。

我们认为大家有着相同的价值观,以善良为标准来约束自己,而却不知那些被练化的没有感情的行尸走肉一般的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问青红皂白轻易地夺取别人的生命。

《后座上的杀手》这部电影让我们看到,原来我们身边的一些人和我们想象的并不一样。

一、爱奇艺评分8.0,讲述一个杀手的悲哀故事

电影的剧情并不复杂:

王牌杀手阿离被老大董先生威胁带着任务到江南西杀人,坐上了夜间拉活的出租车司机西门吹的车。因为西门吹对当地轻车熟路所以阿离就出高价让西门吹带着自己,期间因为阿离杀人的事情让西门吹很是不能理解也非常愤恨,于是二者展开了一段关于生与死、好与坏、错与对的语言碰撞和人性博弈,并最终西门吹在解救身为警察的女朋友小洁时用枪打伤了阿离,救下了小洁。

剧中的对话相当自然且日常,开场中准备收工的出租车司机西门吹遇到了打车的杀手阿离时,一句“交班了”描绘出了大多数司机收工时的状态,这个时候是回家的时候,不再拉客了。

但是当他听到阿离要去江南西的时候瞬间又说“江南西可以走,江南西可以走。”因为顺道,所以“江南西”可以走,这样既能回家,又能赚钱,何乐而不为?

在车上之后,阿离怀疑西门吹是在给她绕路。其实我们很多时候去往外地最怕的就是被当地的司机带着绕圈挨宰,所以阿离的反应也是我们平时大多数人的担忧。

西门吹解释说是下面路堵,在走快道,而且给出了“34分钟”的准确到达目的地的地点,对路线进行了细致的解释说明。由此可以看出西门吹作为一名司机是非常具备专业能力和职业道德的,这也引起了阿离的注意和欣赏。

在路上他们又进行了一些闲聊,像极了我们平时坐车闲聊的样子,进一步拉近了观众观影的距离。

二、生活有如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1、当你羡慕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悄悄羡慕你

当阿离说起西门吹一定很喜欢开出租这份工作的时候,西门吹表现的很不屑:“开出租啊?那可算了吧!那只不过是一份工作罢了!”

西门吹反倒羡慕起阿离这种可以整天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出差”的人,不跟他们一样整天憋在出租车里,上个厕所都困难,都快憋出糖尿病了。

阿离说:“你以为整天到处飞就是自由吗?飞翔只不过是在引力中挣扎罢了!你这车虽然小,但却是你自己的空间,你看看外面,这么大,无非是个更大的牢笼罢了!”

有时候我们看到别人的幸福时,可能那只是假象。一个看似幸福的人背后也许有着巨大的悲伤,就像阿离,其实她背后受董先生掌控,虽然看似自由,其实不过是笼中之鸟,受人摆布罢了。对于阿离来讲,她可能比西门吹还希望得到自由,西门吹的自由是走出出租车外就是自由,她的自由还不知道在哪里。

她的耳旁时常响起董先生的话:“做完这一次,我就还她自由!”

那个“她”,就是指的阿离。

2、有时,付出真的不是为了索取

在西门吹给一个在路上讨钱的年轻人时,阿离说西门吹给钱是因为自身的愧疚和自身的优越感,因为“大多数人去求神拜佛都不是敬畏,而是索取。”

西门吹给予了反驳“付出和回报在这个社会里不能成为正比例。”

阿离其实说的不错,很多人的付出是带有目的性的,是为了得到更多。算是前期在铺路、打基础,待到水到渠成,获取可观的利益。而有些人的付出只是对世界的怜悯和同情,为不幸人的关爱,追求的是自身的本我和内心的平静。

不为索取者,方为大爱。

3、永远不要相信世界上有馅饼,即使有,那也不是来喂你的

在到达第一个任务点之后阿离不让西门吹停表,并给了西门吹高额的车费让她等自己下来。西门吹以为得到了一门好生意,一下赚到了好几天的钱,结果西门吹却等到了一个从天而降的“死尸”,而那“死尸”正是阿离所为。

当我们感觉我们好运气来临的时候,也许那并不是好运气,而是“噩梦”的开始。从来不要轻信每一份不劳而获,因为那背后可能是你成倍代价的付出。

4、有些人的世界你不懂,你永远也不会懂

西门吹吓得惊慌失措,表示要将车给阿离,自己什么都会当做没看见,却被阿离胁迫上了车子。

当阿离说你开你的一句“最起码可以挽回你自己的!”给怼了回来。

还说自己是好人,让西门吹一天挣了好几天的钱,而且举例说外面的房子被房产商炒的价格高得可能西门吹开一辈子车也买不起。那些才是真正的坏人。

西门吹问后备箱里被杀死的人与阿离有什么恩怨,阿离轻描淡写地说其实自己压根不认识那个人,是一次见他。”

西门吹说“第一次见他你就杀了他,为什么?”

阿离再次摆出了自己的理论:

“你认识每一个上车的乘客吗?”

“别一副你很在乎生命的样子,你根本不在乎!”

“你知道每天有多少人在医院里死去吗?你做过什么,你在乎这些死亡吗?你是加入了癌症志愿者,绿色国际组织,还是动物保护协会?”

“这个世界上每天死那么多人你都不在乎,我杀了一个人你就很生气。”

她用她独特的观点告诉西门吹为了自己杀一个人而生气根本不值得,她的潜台词是:你看世界上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人死亡,你却因为我杀了一个人在这里跟我生气,至于吗?快好好开车,老娘还要继续杀人呢!

当西门吹说他认为阿离是个女孩,女孩杀条鱼都会害怕。

阿离却告诉西门吹,他一出生也不是出租车司机,熟能生巧。

看,不一样的价值观诞生不同的思维。西门吹觉得女孩应该是温柔的、柔弱的,需要受人保护的,她的杀人行为在西门吹眼里简直无法理解。可是在阿离自己的认知里却认为女孩杀鱼害怕鱼是因为没有杀熟,手熟了一切就自然了。也许在她的眼里杀人和杀鱼没有什么两样,而且杀人只是一份很正常的工作,自己只要完成它就好,没有什么道德约束和心理负担。

5、自古雪中送炭者少,落井下石者多

在第二个任务点阿离杀人之前用扎带将西门吹绑在了方向盘上,西门吹一直大呼救命却吸引来了两个小混混,小混混不但不救西门吹,还抢走了他的钱包以及后座上阿离的箱子,结果被阿离所杀。

不得不说,这俩混混就是咎由自取,虽然被杀死有点过于严重,但也是他们自己的恶因结了恶果。

我们生活中的很多人就是有着这样丑恶的嘴脸,你在高位的时候她捧你、巴结你,当你遇到挫折和坎坷时,他非但不帮你还要在你身上狠狠地踩上一脚。

举两个现实的例子:

2009年张文顺先生去世之后,德云社失去了最后一个保护,德云社迎来了各方的疯狂攻击,几名骨干成员在德云社危难之时抛弃德云社,一些路人甲也加入了对郭德纲的网络骂战,可谓墙倒众人推,不留余地,置德云社死地。

又如眼下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期间,全国上下都在抵抗病毒,而有些商人、卖家,却将防护用的口罩大幅涨价,大发不义之财。这种落井下石的行为,着实可恨。

三、我们不在别人的生命里,不知别人遭遇过什么

1、你所不尊重的生命是别人拼尽全力守护的希望

西门吹对阿离随意杀人的做法很是不满,在车上他给阿离讲了自己17岁时在车站遇到一个没有下身的乞讨者,看到每一个人都会磕头、祈福。告诉阿离“人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要承受着很多的压力,承受很多的不幸,这些不幸的人每天想的不是车子、房子,他们想的是今天能吃饱肚子,他们明天能有一口饭吃,即使这样他们还愿意活下去,哪怕是像尘土一样卑微,生命是伟大的,人们想要活下去,因为活下去,终归有一天会有好的事情发生”。

阿离也被西门吹的话所打动,但是她自己身上肩负着命令,不能自由选择生活,所以她说:“当你要批评一个人的事情请你记住,不是每个人都活在你那个平凡的世界里。”

确实,很多人并不活在我们的世界里,我们也不活在他们的世界里。就像网上有一句很出名的话“你拼命挤进别人圈子里的样子很好笑”。

多少次我们想进入别人的世界,想窥探别人的世界。那可能是我们内心最执着、最重要的追求,却有的时候发现自己只是一个笑话,不过是别人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罢了。

因为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我无法进入你的世界。

2、死后会去天堂吗?会,因为这里就是地狱

阿离逼迫西门吹扮演起自己去见“狼哥”,并杀掉了狼哥及一众人之后在打开车门的时候西门吹的警察女朋友小洁从车子里出来拿枪指向了阿离,却因为阿离拿到了枪打伤了小洁,在逃忙之时西门吹无意中击伤了阿离。

弥留之际,阿离问西门吹:

“你说这个世界有天堂吗?

我能去吗?

我觉得能!

因为这不就是地狱吗?”

也许对于我们来说,这里就是个平凡的世界,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这里,快乐或是不快乐,享受着人间烟火。但对于阿离来说,可能从小被控制培养成杀人机器的她是痛苦的,她时刻生活在杀人或者被杀的抉择里,对于她来说这里就是人间地狱,死亡反而是一种解脱。

剧中被她杀掉的陈教授在阐述杀人秘密时说在人为人为大爆炸中遇害者包括一对无辜的夫妇,只有他们的女儿一个婴儿活了下来。我猜想那个女婴就是阿离。而她从小到大就被控制在董先生的手里,为董先生做事。

在她与西门吹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她还是存有良知的。

在阿离杀了那两个流氓时,阿离对西门吹说下一个人如果是好人不该死的话就听西门吹的。

而且当她问到西门吹有没有结婚时,西门吹叹了一口气说“哪有那么容易就结婚”,阿离说“好歹生活有个目标,也不会觉得没有意义”。

这句话可能是在反衬她自己,是一枚任人摆布的旗子,生活没有目标。

他们后来去看了西门的母亲,阿离扮演小洁去看望了西门的母亲,并请她安心。

也许在她的内心深处,她也是个善良的姑娘。

只是,她接受了命运的安排成为一名臭名昭著的杀手。

她会不会去天堂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背后的董先生应该下地狱。

每个人都在努力地活着啊,只是活得方式不同罢了。

相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也许阿离活得更为辛苦。

如西门吹说车站旁的残疾人为了活着卑微到极致,阿离又何尝不是呢?也许她也充满了不幸,充满了对现实生活的无奈。她承载的痛苦也许比常人更加辛苦。她也是在努力活着。

只是在她追求自己活着的时候,请也给别人活着的权利。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