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婴儿护理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产业合作示范园调研行①▏老曾和老李,把生意做到重庆去

来源:四川日报-川观新闻

川观新闻记者 张彧希

1月8日,隆昌北站。上午10:27,G8609复兴号列车呼啸着驶入站台,从成都东到这里,不过短短47分钟。停靠2分钟后,列车继续出发,将在29分钟后抵达重庆沙坪坝。

高铁的运行时间,直观地体现出这里的区位——“川渝结合部”。当天,重庆市经信委和四川省经信厅发布公告,公布了首批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产业合作示范园区名单 ,四川隆昌经济技术开发区名列其中。

隆昌经济技术开发区。 园区供图

上榜,意味着更大的想象空间。而这里,正在上演怎样的“牵手”故事?

故事一:这一次,老曾想把步子迈大一些

在当地人眼中,40来岁的曾万林夫妇是典型的踏实做事的人。夫妻俩共同经营的四川省万林冷食品有限公司,这些年在隆昌一步一个脚印,一直稳扎稳打。

但就在去年底,曾万林决定要把步子迈得大一些。

离2021年元旦还有两天的时候,曾万林再次踏上去重庆的路程。这一次,他要和重庆永辉超市的相关负责人敲定合作细节,如果一切顺利,再过不久,万林公司生产的速冻包子、馒头、水饺、汤圆,就能进入重庆永辉超市的冰柜,端上重庆人的餐桌。

“重庆消费市场那么大,哪个不想嘛。”曾万林说。在企业经营上一贯谨小慎微的曾万林,这次瞄准了建设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契机,决定把“野心”放大一些。“先打入成都、重庆市场,站稳脚跟后,再以成都、重庆为跳板,冲向全国市场。”

其实,万林与重庆的互动,从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我们的糯米粉、面粉,都是从重庆永川一家公司进货。”曾万林算了笔账,这比从之前从河南进货运输周期要短3-4天。往年春节前的生产旺季,公司需要储备糯米粉上千吨,距离拉近后,只需储备100吨左右就行。

也有困扰。“跨省运输,费用太高。”曾万林举了个例子,同样的一吨货物,从公司运到重庆和成都的批发市场,距离分别为130公里和200公里,而运到重庆的运费却比到成都还要贵70元。“大宗物流货运,不能直接点对点运输,从重庆发出的货,要先到成都或者南充‘转’一圈,抬高了成本。”

不过,曾万林对今年的前景非常看好。“曾总,今年增长目标是好多哦?”闲谈中,隆昌市经信局副局长徐世伟随口一问。“呵呵,还是10%左右嘛。”曾万林报出了心目中的数字,不过马上加了一句,“如果重庆市场发展得好,恐怕20%也不止哦。”

故事二:这家公司,有个“跨省”的“卫星工厂”

也许李家贵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公司“跨省”设立了一个“卫星工厂”。

李家贵是四川好贝思婴童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原本在安徽打拼多年。去年初,一方面因为思乡情切,另一方面受土地租金、人工成本影响,决定回老家隆昌设立工厂。

“生意好,订单太多了,忙不过来了。”李家贵想着,在附近找个车间,设立一个“卫星工厂”。

找来找去,离公司20多公里的一处闲置厂房进入了李家贵的视野,“距离挺近,租金成本低,周边又能找到大量工人。”李家贵拍板,“卫星工厂”就设在这里。

而这个地方,位于重庆市荣昌县安富镇。1月5日,这个“卫星工厂”2000平方米的车间内,当地120多名工人正在帮好贝思加工婴儿车布套、毛绒挂件等产品。

实际上,这在当地并非个例。“内江隆昌和重庆荣昌是两‘隔壁’,离得近,两边‘走动’很频繁。”徐世伟说,荣、隆两地自古商贾繁荣,企业合作非常深入,很多企业都在对方设立“卫星工厂”。

既然和重庆毗邻,李家贵还把目光投向了重庆港。由于公司主要是海外订单,对交货时间要求严格,对运输成本也必须精打细算。“从安徽搬回来,一个比较头疼的问题就是运输,这边一个集装箱的运费要比在安徽贵4,000元。”

能否走重庆港由水运到达上海港,从而降低运费?李家贵直言现在还有困难,“重庆到上海要走15天左右,时间太长,如果能缩短到一周就好了。”

故事三:一口陶坛,如何避免“灯下黑”

石燕桥镇,是隆昌玻陶特色产业园的核心区。国道348穿镇而过,10多公里之外,就是重庆荣昌。这条老成渝公路,当地人更愿意称之为“双昌大道”。

去年疫情缓解后,玻陶特色产业园服务中心主任傅玉清已沿着“双昌大道”来回往返了10余次,“产业对接、互访学习。”

一边是“中国西部陶都”,一边是中国有名的“土陶之乡”,用傅玉清的话说,隆昌和荣昌做陶挖的是“同一座山的土”,真正山水相依、桥路相连。

基于双方长期的相互合作沟通,去年,隆昌和荣昌原本达成协议一起申报“中国西部陶都”,但由于不能跨区域申报的相关规定,最后由荣昌摘得桂冠。

尽管如此,双方还是决定“在一起”。在隆昌玻陶特色产业园的规划中,“双昌协同,区域做大,跨越发展”成为关键词。为此,双方将加强“双昌”区重大项目合作,构建“一区两园”产业经济发展框架,设立川渝合作特色工业园区,荣昌广富工业园与隆昌玻陶特色产业园资源共享、共同合作。

合作其实已经紧锣密鼓地展开。1月5日,隆昌玻陶特色产业园碧檀陶瓷有限公司展示厅内,陶艺大师刘帝孝正在精心雕琢一款水牛陶艺作品,而他“陶艺大师”的证书,则是由荣昌颁发的。

“我们这边尚缺乏对陶艺人才的认证机制。”碧檀陶瓷公司董事长陈伟说,由 荣昌认证的“大师”加盟,将为公司开发高附加值产品插上翅膀。

不过,荣昌毕竟头顶“中国西部陶都”的光环,毗邻的隆昌,如何才能避免“灯下黑”?

“我们选择错位发展。”傅玉清说,在规划中,隆昌以特色土陶、高端酒瓶为主打产业带动酒类包装上下游包材产业发展,立足“白酒金三角”向全国酒类行业发力,建设成为全国玻陶特色包装材料产业基地,而荣昌则发展建筑陶瓷、特种陶瓷、卫浴陶瓷等,双方各展所长、并行不悖。

除了人才互动之外,双方还打算共同开展陶瓷产品研发、检验检测、玻陶行业标准制定等,而共同的目标,则是引领中国玻陶产业转型、打造西部特色产业示范标杆。

隆昌经济技术开发区。 园区供图

【微访谈】对话隆昌市经信局副局长徐世伟

记者:为推进双方的合作,一年来做了哪些工作?

徐世伟: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发展机遇。

2020年1月7日,内江市委经济工作会议决定,高位推进川渝合作隆昌荣昌融合发展试验区建设。之后,内江市、隆昌市双方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互访达80余次,尤其是去年7月24日,隆昌发展改革局在内江市发展改革委带领下前往荣昌区参加内江荣昌国家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总体方案编制工作讨论,初步形成了“双核、一城、三带”建设思路。

10月8日,隆昌市政府和重庆市荣昌区政府签订《川渝合作荣昌·隆昌现代工业示范园合作框架协议》。

12月5日,荣、隆两地共同申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产业合作示范园区。

记者:从实际工作中来看,双方的合作还应在哪些方面用力?

徐世伟:一是要高位推动。健全运行机制,成立产业合作、招商引资、基础设施、人力资源、平台建设5个专题合作组,由两地对口部门组成,负责制定年度合作计划,推动具体合作事项及项目。

二是要强化政策支持。加大财政扶持力度,设立川渝合作荣昌·隆昌产业合作示范园发展专项资金,共同制定招商引资、金融支持、产业引导、人才招引等方面政策,共同享受两省市在土地、资金、税收等全方位的优惠政策。

三是要优化产业布局。要积极争取示范园区用地指标,争取在工业用电、用气、用水等保障要素方面给与支持。争取在示范园区布局一些有支撑、引领性强的重大产业项目。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联系电话028-86968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