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婴儿护理

梦见她就好

三月的Z市,春天来的有些迟。

空气里还是带着寒气,周予安托着巨大的行李箱下了火车,第一感觉就是冷。

她怕冷,三月份开春了她还穿着过膝羽绒服,黑色加绒打底裤,把自己裹得严实。

今天最低温才三度,周予安就看到有人露出了大白腿,她打心底里比了个赞。

姐妹,是个狠人。

出了车站,周予安有些许茫然。好多年没来这个地方,她已经完全陌生了。

周予安从A市到Z城,坐了五个小时的火车。

她想了想,打算先找个宾馆住下来。

安顿好住的地方,周予安给手机充了电,打开手机,开始搜索记忆中仅剩的地方——城南小学。

还好,小学还在,她准备去那里看看。

那是承载她记忆最多的地方。

周予安还打算好好玩个几天,毕竟这里是自己的所有童年,还有一个让自己念念不忘的人。

然后就去洛城找自己的弟弟去,告诉他,说过在一起一辈的人,一个个都错过了,并且,找不到了。

周予安给弟弟发消息告诉他到了Z城并且安顿好了,玩够了就去找他。

舟车劳顿,她洗了个澡,小睡了一觉,醒来拿着手机就准备出去吃晚饭。

周予安随便进了一家面馆,点了一份烩面,吃完。

看了看时间,才七点多,天就完全黑了,她打车去了就近的一家大型超市,买了一堆零食。

然后回到宾馆,养精蓄锐,睡觉!

离Z城不远的某市。

“肖庆,订一张去Z城的火车票,最快的一班。”

林煜签完手上的合同,吩咐身后整理文件的助理。

Z城离这次出差的地方很近,或许是天意,他这次谈生意特别顺利,并且像是中了蛊,林煜突然就特别想去Z城看看。

也或许和昨天林母叫他去相亲有关。

“去Z城?好的,BOSS,我马上买票。”肖庆应声,心中不解:不是说Z城是BOSS的禁地吗?

“你也一起吧,这个合作案很顺利,给你带薪休假几天。”

林煜破天荒的多说了两句,又揉了揉眉心,暂时不去想林母说要给他张罗相亲的糟心事了。

想到Z城,林煜心底有点期待,还有些抗拒。

他十年都没回去看看了,这次就当是告别吧,去那些带有她的记忆的地方,好好的看一看。

林煜一家小时候离开的匆忙,连一句告别都没对她说。

等再回去时,她也搬走了。

林煜听老房东说是她爸爸打牌输钱,过不下去就带着孩子回老家了,还念念叨叨说房租也没给清。

那一刻,林煜难过极了,他从来没想过他们会这样错过,那没说出口的喜欢,她再也不会知道了。

林煜收回思绪,给大哥林意打了个电话:“哥,我迟几天回洛城,想去Z城看看。公司那边你帮我注意一下。”

“Z城?十多年了你怎么?”林意语气中带着明显的疑问。

十二年了,这个弟弟只回去过一次,回来以后就性情大变,沉默寡言,脾气暴躁。

Z城是林煜的禁地,洛城人人都知道。

林煜从不会跟别人说自己在Z城的经历,有人提起,他会第一时间回避。

那几年家里人大概都知道些原因,不过因为那时候林煜小,家里人并不在意林煜这种情窦初开的感情。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林煜的认真谁都看的出来,自家妈妈还不止一次感叹林煜的痴情。

林煜一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垂在膝盖上,用力捏了捏,然后张开,最后无力的垂在膝盖上。

他语气中带着妥协:“去告个别,然后回去让妈给我张罗相亲,我跟安安……这念想,该断了。”

林煜嘴角勾起一抹笑,带着点苦涩和难过。

“你去看看也好,妈那里我去跟她说,咱们家只我一个联姻就够了”林意皱了皱眉,安慰着林煜,下一秒:“挂了,祝你好运。”

“哥,我真的……”嘟嘟嘟……

“操”林煜低骂。

肖庆不知道自家老板为什么着急去Z城,更何况BOSS看起来心情也不是很好。

不过BOSS的心思也不是他能猜的,肖庆也懒得揣摩,反正少说话多做事就对了。

BOSS说啥他干啥。

说是带薪休假,以肖庆的经验,他肯定是带薪保姆。

两个小时的车程不快不慢,下车的时候林煜居然有点近乡情怯。

啧,还能真的遇到她不成?

这几年你连梦都梦不到她。

林煜嘲笑自己。

一路出神,直到住进酒店他都没有回神,脑子里乱糟糟的,这几年都没这么乱过。

“BOSS?”

BOSS已经坐了半个小时了,也不说话。

肖庆咬了咬牙,冒死发问:“房间开好了,您看?”我是不是可以自由活动了?

“嗯?滚吧,没事别打扰我,那个秦家的合作案,交给你了,你看着办。”

林煜拿起手机,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肖庆:……我看着挺好的。这利润啧啧,秦氏都要哭了。

从酒店出来,林煜心里有些烦,不,是特别烦!

他找不到原因,但就是有一种莫名的烦躁。

弄的心里特别不舒服,像是只被骚扰的小狮子,浑身刺挠但是又毫无办法。

Z城不大,这几年发展的不快不慢,初来乍到,林煜也不知道去哪,索性买了包烟,靠在电线杆子上悠悠的抽着。

林煜很少抽烟,但是现在,他需要烟。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领带打的整齐,一看就是商业成功人士。

偏偏他抽烟姿势懒散,眉宇间都是烦躁,眼睛好像什么都没看,又好像什么都看的到,目中景象皆是虚无,吞云吐雾间带着眼角几分漫不经心。

跟一身西装格格不入。

一连抽了两支烟,林煜伸手打了个出租车:“麻烦去最大的溜冰场。”

林煜吩咐完就闭目养神,一个多余的字都不想说。

车里一片静谧,林煜昏睡了过去,他居然在来到Z城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梦到了周予安。

八岁的周予安满眼崇拜,兴奋的对着林煜喊:“林煜,你溜冰的时候就像是长了双翅膀,飞的太快了。”

九岁林煜屁颠屁颠的停在周予安面前,眉飞色舞:“那是,来,我带你飞啊,你抓紧我衣服。”

“我不,上次你骑自行车带我飞,结果带我撞墙了我腿上现在都有擦伤,我怕疼。”

八岁的周予安显然不信林煜,夸他还行,跟他一起,想得美。

“上次是失误,好安安,来嘛”

林煜扯着周予安的手,颇有点撒娇的味道。

“……”

八岁的周予安挣脱不及,就这么被带飞了。

周予安的手被林煜紧紧抓着,小广场上的路并不是很平整,磕磕绊绊的吓得她哇哇大叫:“林煜你停下来!!”

九岁林煜回头看她,眉眼带着得逞的笑:“我……”

“小伙子,醒醒,到了”司机师傅把林煜叫醒了,也叫醒了他的梦。

林煜被叫醒的那瞬间,像一只暴怒的狼,眼神凶狠,浑身戾气的看向司机师傅。

司机师傅发怵,他磕磕巴巴的说着:“年……年轻人,已经到了。”

林煜意识到自己吓到了他,他闭了闭眼,想着,师傅你晚两分钟叫我多好,我好长时间没梦到安安了。

真的,我好想她啊。

司机师傅一时不知该不该催他下车,实在是林煜刚才的眼神太过吓人了。

不等他来口,林煜再次睁开眼睛,阴着脸付了钱,下车。

他还是不死心,使劲摇了摇头,努力回想着梦里姑娘的眉眼,却始终,像蒙了一层大雾,只能看清一双棕褐色的瞳孔,皮肤似婴儿肌肤一般白皙,但五官怎么也看不清。

安安,十二年太久了,久到我都忘记你的模样了,久到我都以为你只是我想象出来的。

你再不出现,我可就不等你了。

真的不等了。

错过了才发现,我连一张你的照片都没有,一件你的东西都没留下,属于我的,仅仅只有回忆,只有一个名字。

安安。

林煜苦笑一下,进入溜冰场,租了鞋,脱下西装,露出白色衬衫。

老板打量着林煜,心下好奇:这年轻人怎么穿一身正装来溜冰。

林煜穿好鞋子就滑了进去,整个人像头狩猎的狮子,野蛮的绕着圈跑。

一头黑色碎发,棱角分明的脸,白衬衫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黑色西裤很好的衬出他一双收放自如的长腿。

扎眼的白衬衫加上黑西裤,溜的飞快,虽然场上的人并看不到五官,光这身材,就好的令人窒息,完美造就了一到惹人的风景线。

这行走的荷尔蒙很快吸引了场里女孩的目光。

玩轮滑一般都是三五好友一起,很少有一个人独自溜并且溜的这么快的。

这一看就是寂寞了,要么就是在发泄情绪。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个人玩的轮滑不叫轮滑,叫孤单。

林煜现在就非常孤单,胡乱发泄了一通。林煜心里舒服了那么一点,察觉到别人的视线,他悠悠的停在了栏杆旁。

头上的碎发因为出汗,湿哒哒的贴在额头上,林煜弓着腰,屈膝,双手随意搭在栏杆上,白衬衫隐隐勾出男人的身型。

真特么诱人!

林煜深邃的眼眸漫不经心的望着前面商场大促销的牌子,浑身散发着矜贵高冷。

“我曹,话少面瘫表情吊,眉目犀利刻骨刀。这一看就是禁欲系男神啊,以前怎么没见过?”

“太绝了!这白衬衫,梦中初恋”

“天哪,他扯领带也太撩人了吧,极品!”

“好帅,这身材太欲了吧”

“走,去要个微信吧”

“有认识的吗,哪个学校的学长啊”

“……”

女孩子推推搡搡的,碍于林煜略有些强大的气场,犹犹豫豫的愣是没敢跟他说话。

周围的议论声渐渐大了,若有似无的传到了林煜本人的耳朵里。

林煜突然没了继续滑的兴致,毕竟这里面没有自己想的那个姑娘。

这些话也不是第一次听了。

他直起身往出口方向滑,周围女孩见这架势更不敢去搭讪了。

只有少数的偷摸拍了几张照片,可遇而不可求,只远观而不可亵渎,舔舔屏就行了。

凌晨一点半,林煜回到酒店,洗漱完就睡了,睡前他祈祷:让我把那个梦做完吧,不贪心,做个梦就好。

梦见她就好。

#你看过的最好看的小说叫什么##你喜欢看网络小说吗#